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教学科研 > 教育随笔>>

教育随笔

感染是最好的教学姿态 有感“艳”老师的语文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 我与“艳”老师相识多年,具体说来也有12年多了,所多的时间正好是这学期开始到今天的时间。今天是2018年10月10号。
    其实“艳”老师不姓“艳”,她姓“万”。只因为我觉得“万”字在我们鲁西南老家总会和“恶”字相连,共同组成一个词“万恶”,至于它意思我不想去说。是的,这个词很粗,也很俗。这和我认识的“”艳老师是没有一点相似之处的。但凡是有一点联系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称她为万老师。倒是她名字中的第二个“艳”字和她有几份相像,于是乎我便戏称她为“艳”老师。
    至于我田伟英自小长于鲁西南最偏远的村庄,我成长的道路上似乎没有什么识字的人,好在母亲有点固执,又有点新潮,硬是让作为女儿的我上了学,读了书。但是农村的气息,农民亲人的习惯深深的影响了我,尽管数年后我读了几本所谓的书,并明目张胆的做了老师,我依然是还是无法走出乡村的浸染,就像我会把“万”字豪无意识的和恶联系起来,而不是其他的什么词,例如:万事俱备,万马奔腾,万事如意。说实话,我倒是对现在风格的我很是满意,对此我要感谢我的村庄,是她让我成为一个永远的生活人。
    上面的两点,我觉得我们俩人是绝对不同的,但是为什么我们能成为挚友,一直走到12年后的今天?其实我觉得挚友一词已不能概括我与她的关系,似乎姐妹也不成,最好是什么?我暂时还真的不能给自己找出一个很合适的词语。就算是老家人说,“好的就像穿一条裤子”我觉得也不可,似乎比这个还要高雅点。
      冥冥之中,我感觉我需要一种东西,但是这种东西艳老师身上恰恰具备,到底这种东西是什么,一直以来,我无从知道。今天跟着她去蹭课,在不算安静的教室里,40分钟的时间我似乎发现了什么。有一种突然觉悟的感觉。
   说实话刚开始我是有点不满的,整个教室有点乱,直到上课还是那样,我甚至有点听不清她到底讲了什么?对此我是心怀愤意的,以我的性格如果不静下来我是不会开课的。就在我暗自嘀咕的时候,才发现刚才说话的几个同学竟然开始应着艳老师的问题。我刚刚愤怒的心,也开始慢慢地放松下来,平静下来。直到最后教室变成了安静。学生都开始用心听艳老师讲课。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课堂在发生着变化,到底是什么变化?我才想起上午我上课的情景。第二节课在四班上的本还算是很成功,但是到了三班因为部分学生的一篇文言文没有完成好,我顿时火起,就在瞬间我便坏了心情。
     那一刻我知道这一节课我一定是失败的。果然如彼,到现在虽然已经过去一天多了,我的心情还是郁闷的。
     说到这儿也许事情的结果已经出来了,教学十三载,历练了十三年,我的内心依然不能平静,依然会因为学生的一个小错而情绪化,依然会因为情绪而乱了心境,乱了方寸。其实我知道这不仅仅是心理的问题,更是我素养的问题。我这个人本身就缺一种稳重,平静的素质。
     艳老师在40分钟里竟能让学生有如此大的变化,她该具备怎样的强大的能量和修行。
     她成功的以静制动,以文制武,以无声制有声,以自身之潜能来无言的感染着学生,也感染着我。我觉得我就像是进了百年酒窖,40分钟的时间我带着满身的酒气出来,就像是久病的人服下了中药静等药效起效。
     我想我会将艳老师带给我的感染慢慢发酵,让自己的心境慢慢平静,让自己的性子慢慢平和,让自己的行为慢慢平缓。使之终成我的元素,终成我的标签。我也相信我会将这些我受到的感染感染给我的学生。
      也许我的拙笔,并不能完全道出艳老师的神,但在艳老师的熏染下,我相信我这个“莽夫”不会将生活过的太草,更不会将来路走邪。
      感谢上帝!
作者:田伟英